Sorry, your browser cannot access this site
This page requires browser support (enable) JavaScript
Learn more >

场景一 我一个朋友,很想生孩子。怀孕之后,还犹豫过要不要和男朋友结婚,最后结了,到目前不满两年。 但是她经常和我分享一些男女相处的文章啥的,说她很赞成。我问她为什么那么在意这些,她说她前面几段感情都受了伤,所以很怕变成恋爱脑。她老公目前对她很好,工作上也给了很多支持。但是她老公太精明了,她怕被骗。她家里人也都劝她小心点,她老公太精了。 某天她又给我发了两性话题的帖子,然后说有些人像吸毒一样...

在这里要先解释一个概念:anmeldung,简称 an,意思是市政厅登记。不是所有国家的人去德国都需要签证,但是很多国家的人在德国学习或者工作之类,需要登记,证明你有固定、合适的居所。不是所有房屋有多余的登记名额,它有人均居住面积等要求,这也是德国租房困难的一个原因。我所在的城市,需要房屋合同和房东给的房屋确认函去市政厅登记,然后你会获得一个税号,工作会需要它。我们拿签证的人家需要登记证明去...

上次说到了其中一个导师,这次再说说其他几个。 我用的网站是ADP,是网友介绍的。 第一个导师 我的首选是在德国工作的外国女导师,这样背景会和我的贴切很多。但是几个资质不错的女导师都不接预约,我就选了一个比较年轻的。她是印度人,工作经验大概五年。 面谈的时候,她迟到了几分钟;也没开摄像头,告诉我摄像头有问题。关于摄像头这个,我老熟悉了,因为之前班上有个印度男同学不听课却被老师提问的时候,就会...

一月学习状态十分差,到了二月觉得再这样下去,找到一份码农工作十分渺茫。想起在看到网友推荐过一个免费找导师的网站,我想着看看能不能找到人指点一下我的学习路径。 上面 front-end 的导师不算很多,坐标德国的女性更少,于是我只能开始找男导师。第一个男导师是德国人,在我写了介绍之后,他马上在后台给我回答了一个问题。然后说他有好方法可以教我学德语,他在前妻(台湾人,会说普通话和英语)身上试验过...

去年做毕设的时候,我很焦虑。想起了大学做毕设的时候,也想起了大学好友。我们已经有几年没联系了,主要是因为她有次发了一张照片给我,说很像我。我看着有一点点像大学的我吧,和彼时的我是完全不一样的,也和之前见她时是不一样的。我忽然觉得,她对我的印象,对我说话的语气,还停留在大学。她并没有看见过我,这一点我早就知道。我对她来说,也并不是很重要,这一点我也早就知道。毕业后她总说想来找我,但是没钱;却转...

我自小就很懒,但是我好像对写作还是有点兴趣。四五年级的时候,我看了一些作文选,也尝试写过一些作文,但是都没找到合适的人帮我改。 四年级的时候,受电视剧影响,开始在寒暑假写日记,为了在老年的时候当趣事看。每个假期写一本,写完就停下,等下一个学期。后来看回那些日记,真的是流水账,总醒来到睡前都细细写下来。但是就是这样的流水账,我也从四年级连续写到了初中。高中也有写,但不是每天都写。最搞笑的是,我...

我初一第二学期开学,班上就有五个人辍学了。其中一个是女生。男生辍学基本都是因为不想读书,那个女生是因为要去打工。 当时班上有个同学一直被班上一男生欺负,我经常去骂那个男生。那个男的是她的小学同学,但是后来搬到镇上住了。从他各种难听的话里,我知道了女生妈妈不在了,他爸爸卖豆腐养育她和她哥。她会和那个男生吵,但是脸皮薄,也不会大声说话,所以总是输,还哭过。 那时候她住宿,所以我和她接触不是很多。...

最近发现,找工作没有我现象得那么容易;同时也发现自己编程技能是真的很有限,远不够很多工作要求,德语也是入门级,找到工作的几率就更低了。加之签证期限在那,压力就更大了。经常希望自己睡着睡着不要醒过来就好了。 周五刚好看到一个综艺《种地吧 2》,作为嘉宾的毛不易看到那么大一块废弃的玻璃大棚,那么多工作要在短时间完成,直呼想死(但实际不用他干活)。他问蒋敦豪,这么多活一下子扑过来,你不想死吗?墩墩...

抵德之后,我每周的运动都不固定,且数量很少。夏天的时候会出门骑车一个小时,但是每周大概也就是 1-2 次。虽然吃食还是参照金字塔法则,但是能量摄入因为食物种类的改变而略有改变,例如蔬菜大概只有 200-300g(最低值),肉类基本 100-200g(推荐值是 50-100g),主食变化不算很大,但是因为这边杂粮少,所以种类就急剧下降。 某天我穿上一条牛仔裤,忽然发现它不会往下掉了,而且遇到胃...

我抵德后,觉得德国的小火车很漂亮,特别是一些经过小森林的路线。我拍了一些照片,发给我同样喜欢铁轨的朋友。但是,一直没收到她回复。 次年六月,我点进去她朋友圈,看到她之前发过一条长文控诉她丈夫:这么多年说要考编,一直没考上。她之前怀孕的时候,有天夜里发烧,对方还在悠哉吃宵夜;回来后给了她一份打包的粥,就去睡了。基本不带孩子。两人买的精装房,但是他还是怂恿她向银行借了 30 万,说用来装修。钱到...